*

中山分會黃騰立弟兄生命見證分享

(2015/08/10)

生命見證分享

我手上拿著刀甩著玩,好像希望一不小心刺傷自己的要害然後就可以一了百了。但我從來不敢真的自殺,可是卻一直否定自己存在的價值,深深的覺得這個世界如果可以沒有我或我從來沒有出現過,這個世界會有多好!

我是一個獨生子,但是我有很多哥哥與姊姊,因為我父親再婚,之前有了一男一女,我母親也是再婚,之前生了一個姊姊。自我有印象以來,我是跟同父異母的哥哥與姊姊以及父母住在一起。直到國小的某一天,母親帶著我離開這個家,隱約還記得他們常常吵架,為何吵架我從不知道,但是在很多時候我相信都是因為有「我」才害他們吵架的!應該說,我跟母親是相依為命的,但我幾乎沒有那段與母親相處的記憶。母親創業,賺了很多錢、也賠了很多錢、又賭輸了很多錢,我唯一吃過我母親親手煮的東西,就是水煮蛋了。

我每天總是一個人,即使每天往外跑也不會有人管我!為了引起我母親的注意,我交了很多不同類型的朋友。記得國小有一段時間跟做小偷的朋友比較好,常一起到處偷東西,但也忘記為什麼後來遠離了他們。到了國中,為了引起注意甚至逃家,但一週後回來卻沒有人發現。起起落落到了高中,我的朋友都在聲色場所工作,但有一點很特別的是:我在這些流氓或黑道群中是唯一在學的。雖然我從來不看書、常翹課,但仍然在學校混得下去。後來交了女朋友,很多場合開始慢慢地少去了,重心都放在談戀愛上。

到目前為止,在我的見證裡很少提到我母親,因為那段青春期我跟母親非常疏遠。我還記的我母親的的堂妹有時來找她,跟她介紹耶穌,但是我母親每次都敷衍她、灌醉她、送走她。但其實我母親當時承受非常多的壓力,有關孩子的教育、公司營運、債務、應酬…..她實在喘不過氣來,而當時的我完全能體會她的感受。

有一天,我們接到一個壞消息,我父親病逝了,要我們去奔喪,而母親終於受不了崩潰了!她開始跟她堂妹去找她口中所謂的耶穌這位 上帝,母親第一次到教會流下了長久以來早該流下的眼淚,她開始接觸神。我發現母親的生活愈來愈正常,早睡早起甚至睡覺打呼!而我跟她也漸漸開始有互動、溝通。由於她的改變,當時我雖是個無神論者,但我完全不反對她去教會。甚至很高興看見她的改變。考大學時,我雖然從不念書,但成績卻遠超過當時的女朋友。為了跟她一起我離開高雄到台北讀書,我低報為了跟她進入一樣的學校。因當時我深信,這是我完成夢想的第一步,就是要離開家鄉,才能建立自己的家。長久以來我覺得自己早就沒有家了,在我心裡深處有個非常普通卻非常渴望的願望,就是建立一個家、一個最普通的家、一個正常的家。

到台北後,從租房、感情一個接著一個、畢業、當兵、就業。這些期間跟母親的感情越來越好,思想漸漸清晰,開始回想從小到大的零零總總。母親接觸耶穌後我們家開始蛻變,我開始學習感恩,願意接受耶穌真的很愛我這個事實。我終於感受到家原來不是成員的數量、空間的大小,而是家人們緊緊連在一起。這也是現在我為什麼這麼喜歡聚會,我感動的不是耶穌救了我或救我母親,而是上帝救了這個家。感謝主!